郭英成180天清仓派林生物 四年浮盈13亿

郭英成180天清仓派林生物,四年浮盈13亿

来源: 地产K线

原创 李奕和

在深圳以旧改发家的潮商郭英成,一向低调。

2020年7月,原属佳兆业集团(01638. HK)旗下的航运健康从佳兆业体系内脱离。公司的全资直接持股股东由深圳航运集团,变更为一家名为深圳佳铭健康产业的公司。

后者是一家由香港企业佳辰公司实际控制的公司。

这个动作,神不知鬼不觉,甚至没在资本市场引起半点关注。

经此变化后,航运健康与上市平台佳兆业集团在股权层面已无半点关系。原在佳兆业旗下的航运健康彻底脱离,成为一家由境外企业控制的公司。

考虑到近段时间不断有地产企业分拆旗下公司赴港上市,郭英成此番腾挪,意味深长。

航运健康曾是佳兆业在派林生物(000403. SZ)的控股权之争中,对阵浙民投的主要阵地。自2017年入主以来,双方之间的明争暗斗,仿佛一部资本市场的爱恨情仇录。

这场“宫斗剧”即将迎来结尾。它将以郭英成的放手而告终。

四年间,郭英成凭借这笔投资实现了近13亿元的浮盈。

“宫斗”落幕

5月12日,派林生物(000403)公告称,持有派林生物股份91,468,779股、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2.5%的股东航运健康,计划自公告日起15个交易日之后的六个月内,以集中竞价交易、大宗交易及协议转让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91,468,779股,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2.5%。

今年4月2日,派林生物才 “改头换面”,公司名从双林生物改为派林生物。若上述减持计划得以顺利实施,航运健康将在六个月后清仓派林生物,彻底退出。派林生物近四年的控股权之争,也将随之画上句号。

这场没有硝烟的“斗争”最初始于浙民投的一起要约收购。

2017年6月,被披星戴帽多年的ST生化(派林生物的原称)突然收到浙民投提出邀约收购。完成后,浙民投将实际控制ST生化29.99%股份及表决权,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。

2017年11月,不甘心将控股权拱手相让的原大股东振兴集团,联合信达深分、航运健康签署《债务重组三方协议》,佳兆业旗下航运健康以21.87亿元(包括偿还贷款)受让振兴集团手中ST生化18.57%股权,信达深分受让其中的4.04%股份。

当时,信达深分还将其股份的投票权委托给航运健康,也就是航运健康实际上握有ST生化22.61%股份的投票权。佳兆业成功入主ST生化。但当年12月,浙民投还是完成了对ST生化的要约收购,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。

2018年4月,振兴集团交出了ST生化董事会、监事会的几乎所有权力,佳兆业与浙民投派员入驻。此后,双方在董事会人选、管理层派驻方面展开了长时间的人事攻防战。

最激烈的一次,2018年12月14日,以佳兆业为代表的双林生物董事会突然罢免了该公司总经理朱光祖。三天后的17日,振兴生化(派林生物的前称)公告,旗下子公司双林生物罢免公司总经理的决策涉嫌严重违法违规。

当时,代表浙民投方面的浙民投总裁、振兴生化董事长陈耿火速召开董事会,提出撤销当年修订的双林生物公司章程,罢免史跃武、郑毅、罗军、翟晓平、张广东于双林生物的董事职务。以上人士代表佳兆业一方。

据了解,双林生物是当时振兴生化旗下核心血液制品公司,是振兴生化的核心资产,也是其市值的主要支撑。

2019年3月的业绩会上,在谈到振兴生化之时,郭英成表示,佳兆业只是股东之一,派了三个董事在里头,公司非常努力地参与这个板块发展。他希望两个大股东能更团结,为中国人的进步做更多贡献。言外之音,意在以低姿态跟浙民投握手言和。

但“一山不容二虎”的道理,在生物界如此,在商界也不例外。去年5月,双林生物(派林生物前称)拟发行股份购买派斯菲科生物股权及宁波七度投资财产份额,并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配套资金16亿元。

当时,付绍兰、航运健康作为战略投资者拟分别认购21.875%和56.25%。航运健康若成功认购后,持有双林生物的股份将增至24.9%,与浙民投稀释后的持股26.3%,仅一步之遥。不料一年之后,郭英成最终选择了彻底放手。

四年浮盈13亿

事实上,仅从派林生物公司名的演变,也能窥见这家公司控股权之争的复杂性。2018年11月,浙民投和佳兆业的入股,以及公司经营情况的恢复改善,促成了深交所撤销其风险警示,公司由“ST生化”变更为“振兴生化”。

2019年11月,该公司名称由“振兴生化”变更为“双林生物”。到今年4月2日,公司名称再一次由“双林生物”变更为“派林生物”。每一次更名的背后,都交织着复杂的投资方或主要业务定位的变更。

今年一季度,派林生物营收2.85亿元,同比增长35.33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640.17万元,同比增长125.73%。一扫早些年业绩发展颓势。

对于此次减持的原因,公告称,为航运健康自身经营资金需求。为融得资金,航运健康曾多次将派林生物股份进行质押。

4月27日,航运健康质押派林生物约62万股,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0.67%。该次质押后,航运健康累计质押派林生物约8113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11.08%,占航运健康持有公司股份的88.70%。

因此,派林生物也称,鉴于航运健康本次拟减持股份中的部分股份目前处于质押状态,在实施股份减持计划前,航运健康将与质押权人协商将拟减持股份解除质押,能否解除质押存在不确定性。

不可否认,虽然撤出了对派林生物的投资,但航运健康无疑将通过这笔减持收获大额的浮盈。如果仅按照5月14日派林生物收盘总市值276.64亿元计算,通过清仓手头上12.5%的股份,航运健康将至少可从中套现约34.58亿元。

减去当初航运健康收购该笔股份所付出的21.87亿元,四年间,航运健康在这笔投资中实现12.71亿元的浮盈。当中,还没计算派林生物在2019年12月和2020年7月的两次分红派息及赠股。

此外,派林生物还对佳兆业的业绩助力不少。据了解,由于对派林生物的收购,佳兆业2020年来自健康业务的收益由2019年的2.24亿元大幅增加119.7%至4.91亿元。

此前年报显示,2020年,佳兆业实现收益557.7亿元,同比增加16.1%;公司拥有人应占年度溢利54.47亿元,按年增加18.6%。净资产负债比率下降至97.9%;现金短债比增加0.45至1.56;剔除预收账款的资产负债率下降至70.3%。“三道红线”由“橙”转“黄”。

除了此次对派林生物的减持以外,多元化实际上仍是佳兆业近些年重点培育的部分。年报显示,2020年佳兆业于联营公司、合营企业的投资由2019年的260.11亿元增长了23.81%至322.03亿元。这些投资包括了对联营公司的投资成本以及向合营公司的注资等。

去年10月,佳兆业就以10亿总价收购南太集团43.9%权益,成为单一最大股东。而刚过去的4月28日,佳兆业还以1.46亿港元收购了鹏程亚洲30.60%股份,成为鹏程亚洲的第一大股东。

截至目前,对多元化业务的投入已让郭英成手中握有了佳兆业集团(01638. HK)、佳兆业美好(02168. HK)、佳兆业健康(00876. HK)、佳云科技(300242. SZ)、南太地产(NTP. NYSE)、鹏程亚洲(00936. HK)以及派林生物(000403. SZ)7个上市平台。

今年3月业绩会上,郭英成对于公司的多元化表示,佳兆业目前还是围绕地产和城市更新产业链投资进行,包括科技产业、大健康、大文旅等。围绕这一产业链相关的事情,佳兆业都在积极布局和优化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